五月的零陵如诗如画
[来源:永州新闻网] [作者:唐高翔] [编辑:彭珍琳] 时间:2017-05-17 09:52:13

  五月的零陵,是东山、小石城山、香零山等碧树摇曳的绿波;五月的零陵,是清风吹皱的潇水、贤水、愚溪水泛起的涟漪;五月的零陵,是南津渡大坝嵛岭上满山杜鹃的菲红;五月的零陵是菱角塘茅竹园、南津渡仙神桥满山桔子花开的芳菲。五月,在零陵城区,人在花中走,车在画中行。五月,在零陵郊外,抬首望青山,侧耳听鸟声。五月的零陵如诗如画。

  五月,你看东山那参天的古樟绿荫如华盖。“青松新欲翠,苍柏老弥坚。泉始涓涓水,池生朵朵莲”。在微风吹拂下,高山寺、文庙、武庙和零陵楼上摇曳着绿影,那怀素公园的万丛绿蕉连天碧涌,那东山湖里的荷花开出娇妍,那寺里的青烟袅袅升起,善男信女,踏着绿径行走在云间。东山广场那层层起伏的台阶上的红花、白花、黄花长在绿叶丛中是一幅幅彩色的绣锦,又如碧空里闪烁的繁星。你看,小石城山山上嘉竹如箭,亭亭玉立,风吹着绿叶,鸟鸣在山脚下的水滨。你看香零山,那从石缝里长出的灌木,叶,是那样碧绿,茎,是那样涩青,它们把倒影摇在澄碧的潇水中,让人气爽神清。

  五月,一江如蓝的潇水蜿蜒曲折,如一条玉带,从香零山飘来,从朝阳岩飘来,从霞客古渡飘来,然后过东风大桥、向萍洲一路飘去。潇水的两岸是悠悠的秀竹。“桥北桥南千百树,绿烟金穗映清流” “苏小门前柳万条,毵毵金线拂平桥。黄莺不语东风起,深闭朱门伴舞腰”。东风大桥、南津渡大桥,萍洲大桥、思柳桥上面行人车辆熙熙攘攘、往来穿梭,就如一座座彩虹,又象天上的街市。微风吹皱绿波,泛起阵阵涟漪。一叶轻舟荡漾在那蓝蓝的潇水中,是那样充满着诗情画意。

  杨柳轻烟夹岸的贤水河如浣纱的西子,又如俏丽的晴雯,它从莽莽深山来,从狭谷幽洞来,它是那样的纯净,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它是那样的灵动,小桥、江帆、绿树的影子在江水中流动。远处是阡陌交错、鸡犬相闻的田畴。那袅袅炊烟从竹林瓦舍中升起,农人荷锄走在田埂,好一幅江南水乡的迷人画卷。愚溪,这条柳宗元笔下的仙溪,清莹秀澈,锵鸣金石,漱涤万物,牢笼百态。它款款流动,如小鸟依人。

  五月,南津渡大坝嵛岭上的杜鹃花开了,与山峦、田野、云海相互衬映,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 走进山的深处,云的深处。晨雾随风朦胧,山路弯弯悠长,杜鹃花在弯弯的路旁红了,一枝枝,一簇簇,绽放在初夏里,悄然开满山岗。拔开朦朦晨雾,翘望春的来路,一团团,一片片,像晨雾里的火炬,似彩云中的霞光。就在回过神来的那一瞬,满山的杜鹃花已红到了极致。

  “日射血珠将滴地,风翻火焰欲烧人”,高高的峰峦,高高的林梢,高高的云端。枝头的红杜鹃,召唤着万紫千红,汇聚在一起,交织在一起,织成彩练当空,织成朝霞满天,灿烂的杜鹃花季,演绎着时光变换的神韵。那一朵朵杜鹃花,流淌着太阳的血液,蕴含着山泉的灵魂,镌刻着春雨的印痕。鲜红的杜鹃花,用似血的赤诚,用壮丽的生命,延续着一个多彩的花期。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开在百鸟和鸣中,开在清泉溪流旁,开在云天相接处。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如火焰热烈,像红绸舞动,似朝霞燃烧,把初夏绘成了一幅壮丽的风景画。

  五月,菱角塘茅竹园、南津渡仙神桥庭院、山坡、小桥边桔子花开,满山桔子花开的古诗那么小、那么白、那么香,一枝枝、一簇簇缀在一片片浓烈的绿里;是婴孩纯真的脸,少女袅娜的裙,这飘来的香荡漾在生命的轮回里,整个村庄、田野、山岗浸透在桔子花儿的馨香之中。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 受命不迁,生南国兮。 深固难徙,更壹志兮。 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 曾枝剡棘,圆果抟兮。 青黄杂糅,文章烂兮。 精色内白,类任道兮”。看着桔子花开,我憧憬着橘子成熟的季节。这橘子,它由青色逐渐变成金黄色了。摘下一个剥开之后,香味喷人,初尝新橘,汁水齿舌... ,相传零陵橘子女孩子剥后,手上三日仍留有余香。

  五月,行走在零陵南津渡路,两侧是绿滴滴的桂树樟木,树上悬挂着串联的红彤彤的灯笼,中间隔离带秀竹、绿松、翠柏和各种奇花异草相互点缀,远处的银地中山城、香樟绿城、都市心海岸掩映在绿树丛中如玉宇琼楼。阳明大道十里生态长廊,鸟儿鸣在枝头,车在花里穿行,好个人在绿中走,车在画里行。

  五月,在零陵郊外的老埠头、大皮头,看山峦叠翠,绿树含茵,画眉、布谷、白鹭要么飞来飞去,要么在枝头、藤树上鸣啼。五月的零陵是无限的画意诗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