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发布
新闻网微博
新闻网微信
新闻网手机版
首页 > 文化永州 > 写永州 > 帅府探秘
帅府探秘
[来源:永州新闻网]   [作者:桂爱广]   [编辑:彭珍琳]   时间:2017-09-19 18:00:17

ͼƬ1.png

  沈阳,史称盛京,又名奉天,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素有“一朝发祥地,两代帝王都”之称,有着“共和国长子”和“东方鲁尔”的美誉。

  在沈阳南顺城路与朝阳街转角处,矗立着一座民国时期的建筑——大帅府。看似平常的建筑,却有着不平常的经历:它见证了张氏父子的传奇人生;见证了民国初期国民政府的尔虞我诈;见证了影响中国历史的重大事件。它让民国的历史波澜起伏,既深邃而又清晰。因此,有了“一座大帅府,半部民国史”的绝唱。

  大帅府中路建筑为三进四合院,始建于1914年。1918年春,已任奉天督军兼省长的张作霖及全家搬进装修精致的四合院。其中一进院、二进院为办公场所,三进院、四进院为内眷居住。整座帅府“前政后寝”,具有既为官署又为私宅的双重功能。自此,开启了张氏家族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婚姻的新纪元。个中精彩、传奇、神秘色彩十分浓厚,也给了我们进入帅府探秘的机会。

ͼƬ2.png

  乱世造枭雄

  张作霖出生在晚清1875年,由于家境极其贫寒,只读过三个月私塾。14岁时,父亲被赌徒打死,他与二哥前去报仇,误伤人命,为躲官府追捕,与母亲弃家逃至外祖父家躲藏。之后,他学过木匠,当过货郎,做过兽医,入伙为土匪,吃尽了人间苦头。常言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也为他日后艰苦历练,出人头地作了很好的辅垫。

  他出现人生的转机是在1900年,爆发了义和团运动,沙俄侵占东北,地方治安混乱,在他岳父的指点下,成立了“保险队”保境安民。由于张作霖聪明、果敢和为人刚直,最终坐上了台安八角台“保险队”的头把交椅。他当过土匪,后来又成了剿匪功臣,在清政府的招安政策下成了清政府的一名营长,从此走上正途。袁世凯任临时大总统后,张作霖任第二十七师中将师长。他虽没文化,却会见风使舵,投其所好。袁世凯筹备称帝,遭全国有识之士极力反对,全国人民一片唾骂,四面楚歌之际,张作霖支持他“速正大位”。袁称帝后,他被封为子爵、盛武将军,督理奉天军务兼巡按使,稳稳当当成了奉天手握军权的大人物。随后,被黎元洪任命为奉天督军兼省长,从此军政地位无人憾动。最后这位草莽英雄,历经磨砺,坐上了中华民国陆海军大元帅,北洋军阀统治时期末代国家元首的宝座,成为权倾一时的一代枭雄。

  张作霖虽为草莽人物,但治军勤政有方,实行严格的军政分治。团结和重用了一大批文化人。他常对下属说:“马上得天下,不能马上治之。”

  在大帅府三进四合院二进院,正房是张作霖办公、休息、议事的用房。其中的议事厅,只有奉天为数不多的军政核心要员才能出入。正是在这个议事厅,为重用文官王永江,张作霖力排众议,甚至不惜与跟他出生入死,戎马半生的拜把兄弟汤玉麟激烈冲突,反目成仇。事实证明,王永江不负重托,先后在省警务处长兼奉天警察厅长、奉天财政厅长兼东三省官银号督办任上,不畏权势,清廉为官,秉公施政,使奉天的经济、财政、金融取得了长足发展。王永江还被张作霖提升接替自己的第二任奉天省长。让我们不得不为张作霖不唯亲,只唯才;不唯书,只唯实的用人谋略肃然起敬。

ͼƬ3.png

  少帅立威老虎厅

  如果说大帅府一期建筑三进四合院,采用砖木结构、雕梁画栋、飞檐翘角、斗拱彩画,是典型的中国传统王府式建筑。建于小青楼之后的大青楼,就属于中西合壁,西式为主,中式为辅的典型西方近代建筑风格。

  大青楼位于三进四合院北侧,建在9级台阶之上,地下一层,地上三层,与沈阳故宫凤凰楼遥遥相望,是当时奉天最高的建筑,彰显张作霖在奉天的位高权重。

  虽然大青楼是大帅府中造型最独特,装饰最奢华的一栋建筑,但闻名于世的是大青楼一楼东北角很不起眼的老虎厅。

  老虎厅原称第三会客厅,是大帅张作霖生前和少帅张学良会见重要客人的会客厅。站在老虎厅门口,厅内摆设尽收眼底:东、南墙上各有一幅壁画,东南角有一小壁炉,南墙壁画下面红木案几上摆放着清宫玉如意,北面弧形窗前陈列着几件精美古玩,厅东西两侧及北面摆放三组黑色真皮沙发。特别吸人眼球的是,北面沙发两侧有两只老虎标本,面露狰狞,虎虎生威。走廊墙壁上悬挂的几块展示牌,简略介绍了惊震中外的“杨常事件”。

  1928年6月4日“皇姑屯事件”后,正在北京的张学良闻讯,即刻化装成一个伙夫,骗过所有耳目,搭乘火车顺利赶回了奉天。因张学良摹仿老帅签名可以以假乱真,便“伪造”任命文书,就任奉天军务督办,完成了第一次权力交接。在随后的东三省议会联合会上又被公推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正式主政东北。

  虽然少帅子承父业,手握大权,但暗中权力博弈刀光见影。曾在大帅麾下任总参谋长、总参议,兼任东三省兵工厂督办的杨宇霆认为张学良乳臭未干,压不住阵脚,便以元老的身份左右政局。到后来更是恃才傲物,专横跋扈,野心膨胀,剑指东北第一把交椅宝座。他与黑龙江省长常荫槐结党私营,沆瀣一气。1929年1月10日下午,杨宇霆和常荫槐到老虎厅晋见张学良,提出成立东北铁路督办公署,常荫槐兼任督办。张学良认为事关重大,涉及外交,应慎重考虑。但杨、常二人俨然以“父执”自居,竟拿出早已拟好的公文逼张学良签字,毫无顾忌地把张学良当成他们的傀儡。张学良虽心中甚为恼怒,但表面不怒愠色,以晚饭时间到了为由,饭后再议。

  杨、常离开后,张学良心生杀机,命省警务处长高纪毅执行。晚7点过后,杨、常二人如期来到老虎厅,再度逼迫张学良签字画押,结果引来“破坏新政,阻挠统一”的罪名,被当场处决。

  透过张学良写给杨宇霆妻子的亲笔信和分别为杨、常二人写的挽联:“讵同西蜀偏安,总为幼常挥痛泪;凄绝东山零雨,终怜管叔误流言”、“天地鉴余心,同为流言悲蔡叔;江山还汉室,敢因家室罪淮阴”。以“挥泪斩马谡”、“吕后除韩信”的历史典故,诠释自己不得已而为之。

  尽管此举看似无情、鲁莽。但在我看来,既在情理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起到了一剑三雕的作用:为自己年纪轻轻统领东三省立威;给那些自恃功高盖世、手握重权的长辈以震慑;从而又达到了巩固自己政权的目的。

ͼƬ4.png

  孤独的赵一荻故居

  赵一荻故居位于帅府东墙外,是一幢赭红色外墙的日式二层小楼。屋顶呈蒙古包,檐脊错落,西式仰瓦,秀气而华贵。内设会客厅、办公室、舞厅、卧室、琴房、书房等。装饰非常精美,既有中国传统风格的描金彩绘,又有欧美风格的雕塑廊柱,是中西建筑艺术的完美结合。

  我不惊叹于它的建筑风格极为考究、别致,装饰的极度奢华、典雅。让我更为关注的,曾经短暂住在这幢孤独的小楼里的女主人爱情、命运的故事,用惊天动地、海枯石烂来形容都不过份。

  1927年夏,张学良与赵一荻在天津蔡公馆的舞会上初识,一见钟情,两情相悦,坠入爱河。此后,赵一荻不顾父亲原北洋军阀政府交通部次长赵庆华登报声明脱离父女关系,偷偷潜入奉天与张学良见面。在张学良明确表示不能给她任何名分,不能入住帅府的前提下,赵一荻心甘情愿以秘书的身份陪伴张学良左右,她甚至跪在张学良夫人于凤至面前哀求接纳她。赵一荻这种对爱情的执着追求和温柔贤慧的个人性格魅力,不仅深深打动了张学良,还感动了夫人于凤至。她亲自张罗买下了帅府旁的那幢二层小楼给赵一荻居住,两人还以姐妹相称,和睦相处。

  “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背上了“不抵抗将军”恶名,赵一荻也遭到国人的嘲讽和谩骂,被诬为“红颜祸水”。1936年,张学良将军发动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逼迫蒋介石抗日。“西安事变”后,张学良为示负责,亲自送蒋介石回南京,背信弃义的蒋介石让其接受军法会审后,身陷囹圄,被长期非法幽禁。赵一荻不离不弃,陪同张学良一起过着幽禁生活。1964年3月,张学良与于凤至友好离婚,7月4日,时年52岁的赵一荻和64岁的张学良在台湾结为合法夫妻。当时《台湾时报》报道:“卅载冷暖岁月,当代冰霜爱情。少帅赵四正式结婚。夜雨秋灯,梨华海棠相伴老,小楼东风,往事不堪回首了。”直到张学良九十岁生日,他们才脱离幽居生活,相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

ͼƬ5.png

  从赵一荻故居出来,我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何为爱情?何为真情?何为幸福?张学良与赵一荻的旷世奇缘、风雨相伴一生不就是最好的答案么?


相关新闻关键词:帅府,探秘

最新更新

永网论坛

视频新闻

永网专题